影響力規模化探索的五大模式,哪個最適合你?
平臺消息
294
2019-11-29

編者按


11月23日上午,由南都公益基金會、中國扶貧基金會、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和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共同承辦的“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2019年度盛會·規模化思維——多元探索與行業發展”平行論壇在福州舉行。南都公益基金會助理秘書長黃慶委做了《影響力規模化探索的五大模式》主題分享,以下為演講內容。


黃慶委.jpg



△黃慶委在平行論壇現場分享


各位好!今天我代表好公益平臺與大家分享《影響力規模化探索的五大模式》,這五大模式分別是什么?



五種不同視角的規模化模式


過去幾年我們看到,無論是一線伙伴,還是基金會的伙伴,或是地方樞紐伙伴,大家都在向著規模化解決社會問題的目標進行多元的探索,呈現了很多不同的路徑和模式。有些人是開著汽車去的,有些人是成群結隊步行去的,而我們的“遠方”是一致的,就是為了有一個更加生機勃勃、多彩多姿的公益生態,能夠更好地回應社會需求。


圖1.png

 

我們今天將重點討論兩個話題:第一,在探索規模化的實踐中有哪些主要的模式;第二,也是更加重要的一點,區域公益生態的視角對我們理解規模化有什么新的啟發。

 

好公益平臺在近三年支持伙伴探索規模化的過程中,逐漸看到有以下幾種主要的規模化發展模式。

 

第一種視角是以產品為中心的規模化模式。首先是有一個針對社會問題有效的公益產品,但它往往針對的是比較精細化的社會問題。這些產品方,有的會直接找到在地的合作伙伴開展合作,而有的則會通過區域性的樞紐組織,再找到當地的落地執行伙伴。模式一和模式二就是這種以產品為中心的視角。

 

第二種視角是以議題為中心的規模化模式。什么是議題?就是以一個人群或者社會問題為目標,整合回應不同需求的多種公益產品,從而形成一個更加系統性的解決方案。模式三是一個議題網絡直接與在地的公益伙伴合作,落地服務;模式四是一個議題網絡通過地方的樞紐伙伴,再找到落地合作的伙伴。

 

第三種視角是以樞紐驅動的區域公益生態的模式,也就是模式五。相較于前面幾種模式,它會相對復雜一些。區域樞紐機構會參與構建不同的地方公益議題網絡,比如說兒童發展網絡、救災網絡、老人服務網絡等等。同時,再橫向打通資源線,以及一線公益伙伴的人才和組織建設。通過整合不同利益相關方的資源和優勢,形成合力,促進區域公益生態的發展,推動規模化地解決社會問題。


圖2.png


下面分別用一些案例給大家進一步分析不同模式的特點。

 

第一種模式的案例是“逆風飛翔·事實孤兒同行計劃”。這個項目現在已經在湖南全省與15家公益機構伙伴做聯合的執行和推動。這個模式的優勢比較明顯。第一,產品方和落地伙伴建立了很緊密的關系,便于支持和管理。康師傅(“逆風飛翔·事實孤兒”項目的負責人)可以做到一對一地與伙伴聯結,他經常跑到伙伴的身邊,了解伙伴需要什么支持。不光要談怎么做項目,也要關心伙伴自身的發展。這是它的一個優勢。第二,這種模式的溝通鏈條短,使得信息比較對稱、及時。但這個模式也有很大的挑戰,其中之一就是產品方的服務能力“天花板”很明顯,一般直接服務的伙伴數量很難超過30家。

 

第二個模式的案例是“公益小天使”。現在“公益小天使”項目在全國已經有300多家合作伙伴,在26個省建立了省級管理委員會,每個管理委員會再去服務本地的伙伴,包括篩選、退出、服務質量管理等工作。這種模式的優勢是,借助樞紐型組織可以令規模化的復制速度加快,服務的規模更廣,部分的省級管委會可以分擔產品方的支持性功能。這個模式也面臨挑戰,第一,能否找得到能夠承擔在地樞紐功能的組織;第二,對單個產品方來說,要負擔起搭建網絡的費用是非常高的,對于樞紐需要有一定的費用支持;第三,相對來說產品方和一線伙伴的溝通和反饋的鏈條也會變長。


第三個模式的案例是扶貧基金會的“美好學校”項目。基于縣域鄉鎮小學教育均衡發展,美好學校要有“好校園”“好校長”“好老師”“好課堂”等。“好校園”主要是校園環境改造,由當地學校和政府來承擔。“好校長”,湖南弘慧教育發展基金會做得很專業,就將它的服務引入。“好課堂”則找到了另一家組織六和青少年閱讀服務中心,來做閱讀課程的支持。以這種思路,多家伙伴共同形成議題網絡,圍繞中心人群的多維度且關聯性很強的需求,打造一個更加系統性的解決方案。相對來說,就形成了一個比較完善的服務體系,相較于單一產品能更全面地滿足社會需求,推動社會問題的解決;同時,利益相關方也便于在同一議題領域下聯合行動,更利于大額籌款。這種模式也面臨一些挑戰。首先是對資金的要求,沒有比較充足的資金,很難系統性地轉起來;對議題專業的知識有一定的要求,以及合作各方需要從項目合作思維轉向共同解決問題的思維。

 

第四個模式的案例是壹基金“壹樂園公益計劃”,這個計劃圍繞著兒童發展議題,包括音樂教室、運動匯和兒童服務站三個不同的產品。壹基金在各省找了很多區域的樞紐伙伴,支持在地伙伴執行。目前全國已有390多家社會組織在開展壹基金兒童服務站。除了第三種模式的優點之外,第四種模式借助樞紐型組織,加快了規模化的覆蓋范圍,也更利于聯合籌款。但它也面臨一些挑戰,一個是對中心機構在資源、管理等方面的要求較高,一個是對議題的領域專業知識有一定的要求。


圖3.png


第五種模式就是區域公益生態的模式。我們在研究中發現,這是一種很容易被忽視的視角。我們經常站到產品方的角度來看怎么做規模化,通常就是產品通過規模化的復制,形成一個產品網絡,針對一個具體的社會問題開展工作,比如剛才提到的事實孤兒的問題。但我們通過在山東、貴州等地的調研,獲得了新的啟發,即區域公益生態的視角。我們認識到,區域公益生態的建設對于規模化解決社會問題具有很大的價值,因為這是公益的土壤。對于區域生態來說,要有資源,有針對的社會問題,有服務對象,有一線行動的伙伴等等。這些共同構成整個公益土壤和生態。進一步地,我們也看到,樞紐組織在推動區域公益生態發展中的作用不可或缺。然而,目前行業對區域公益生態視角的關注還很少,潛能也有待進一步挖掘。


樞紐驅動的區域公益生態模式


圖4.png


以上是我們梳理的一個樞紐驅動的區域公益生態模式的示意圖。可以看到,以樞紐為核心驅動方,整合撬動多方資源,推動多方協同合作。第一個要素是資源。資源方有基金會、政府部門、企業、公眾等不同的方面,要整合這些資源,才有可能開展服務。第二個要素是議題和產品。首先要找到精準的社會問題和需求,其次是要有好的解決方案。我們看到很多地方的組織都是新近成立的初創組織,研發能力往往不強,而那些大型的基金會和先發的品牌機構恰恰有好的產品和解決方案,這是可以合作的地方。同時,本地可能也有一些好的產品和解決方案,因而會有兩方面的工作,即外部引入產品的本地化,以及本地產品的品牌化。第三個要素是要找到離社會需求最近的一線公益伙伴。按照民政部的規劃,將來每個城市社區要有十個社區社會組織,農村社區要有五個。一線伙伴需要被督導、被陪伴,需要人與組織能力的提升。以樞紐為核心驅動,整合的主要是這三大方面的要素,協同開展工作,回應社會問題。 在調研的過程中,我們還看到一個現象就是下沉。真正的社會問題在一線,在社區,在老百姓身邊,一個全國的或省級的組織能夠直接開展嗎?不能,所以我們需要帶動下沉。比如在貴州,“益童樂園”項目聯動了當地的政、社、企、公眾等多方的參與,使得有更多的資源可以下沉到一線公益伙伴,支持他們開展工作。我們也專門研究了山東泗水微公益的案例,一個縣域的組織,99公益日可以籌集400多萬元的捐贈款,并在整個縣域層面引進、研發不同的產品,在樞紐的陪伴下完成了一個縣域的本地循環。這里我們可以看到資源、產品、人才和組織不同層面的下沉。同時,也會有一定的反哺現象出現,一線組織發展得越好,通過聯合勸募等籌集的資金越多,樞紐組織也越有資源支持他們的發展,形成了一個正向循環。這可能是更為長遠的發展方向。


以上我們對這個模式有了初步的勾畫和分析。那么這個模式有什么優勢和價值?

 

圖5.png


第一,從資源的角度看,擴大了當地公益的資金池,拓展了資源的渠道,降低了對單一資源線的依賴。第二,從議題/產品的角度看,有利于打造本地的公益品牌及本地的議題網絡。第三,從一線公益伙伴的角度看,有利于形成培育本地公益組織、公益人才的平臺,促進交流、協作和共同成長,推動本地公益生態的良性循環。樞紐在這一過程中,更多的是起到發動機、連接器和陪伴支持者的角色。

 

當然這種模式也有挑戰。


從資源的角度,第一,政府、企業等資源方的人員變動可能會對資源可持續性造成比較大的影響;第二,相關利益方的整合、協同、合作對樞紐型組織的綜合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第三,從整個行業來看,當前對于區域公益生態的投入、關注是不足的。


從一線公益伙伴的角度,第一,一線公益伙伴的能力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第二,樞紐伙伴的支持和陪伴的工作量極大。


從議題/產品的角度,第一,真正貼合本地需求,可操作、可落地的優質公益產品或產品組合還是相對較少;第二,打造本地公益品牌的能力尚待提升。

 

最后,我們想說規模化的路徑模式有各種不同的可能性,希望更多伙伴一起來探索。我們可以共同思考,我的組織的使命和目標是什么?我的優勢、劣勢是什么?我面臨的外部環境又是怎么樣的,有什么機遇和挑戰?我是不是愿意和其他組織開展合作,讓資源的效率放大?什么模式是適合我的?有沒有可能在社會部門之外,尋找到一些新的解決方案和途徑?希望我們今天的分享可以對大家有所啟發,助益大家的思考和探索。謝謝各位!


(本文作者黃慶委為南都公益基金會助理秘書長。以上演講內容基于中國好公益平臺與深圳益響聯合開展的“優質公益產品落地對接”專題研究成果。)


平臺動畫 產品招募
湖北福彩精彩十分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