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事實孤兒”項目在湖南的規模化實踐
平臺消息
119
2019-11-29

編者按

11月23日,由南都公益基金會、中國扶貧基金會、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和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共同承辦的“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2019年度盛會·規模化思維——多元探索與行業發展”平行論壇在福州舉行。“逆風飛翔·事實孤兒同行計劃”項目負責人康勇忠分享了事實孤兒項目在湖南規模化實踐中的挑戰和思考。以下為演講實錄。


康曉.JPG


△ 康師傅在平行論壇現場分享

大家好!我是來自湖南的康師傅,這個名字很好記,對不對?這是我們機構的大概介紹,我們是典型的由草根機構轉型做社會工作的。所以很多基層草根組織經歷的痛點,我都經歷過。


圖1.png


關于“事實孤兒”,大家都知道是一群什么樣的孩子,我們機構幫扶的是其中一類“父亡母棄”的孩子。我們為什么做這個項目呢?2011年,我到湖南省未成年人勞教所里做探訪,里面都是18歲以下的孩子,他們都犯了搶劫、殺人、販毒等重罪。


我發現一些共性。第一,他們要么就是事實孤兒,要么就是父母鬧離婚對孩子不管不顧;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學歷很低,我探訪的四個孩子中,有三個小學生,一個初中生。有的父母不管,有的爺爺奶奶管不到,然后很早進入社會。他們經常到網吧,兩三天不回家。那時社會上有人專門盯著這些小孩,知道幾天不回家的肯定沒人管,就帶他們上網,請他們吃飯,給他們買BB機,小孩經受不住誘惑,就聽那些人的話去偷,去搶,去販毒。這些小孩是無辜的,自己還沒有定型,對社會還沒有認知,就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毀掉了一生。


未教所的所長告訴我們,很多小孩犯罪后,未來再融入社會是很難的,有幾個原因:一個是他的人際圈子變了,當初的玩伴要么去其他地方讀書了,要么打工去了;還有就是他們文化程度很低,沒有技能,并且坐過牢,出來以后賺不到錢,無法養活自己,又只能和曾經坐過牢的人一起玩,又會重新犯罪,進入到一個惡性循環。那所長說:“你看,我作為一個處級干部,如果只干好自已的本職也是可以的,但我看他們都好可憐,要知道這些孩子重新走上犯罪道路的時候,傷害的人不是你和我,就是我們的親人和朋友,所以幫助他們就是間接地保護我們自己。”與其事后補救,不如堵住源頭。這才是我們做事實孤兒這個項目的起源。


我們做了五個部分工作:第一是助學行動,第二是環境支持,第三是成長陪伴,第四是營地體驗,第五是政策倡導。助學只占我們30%的精力,70%精力都用在陪伴上,因為助學對于孩子的成長,包括他正常融入社會,作用是很小的一部分。只有通過陪伴成長,塑造他的獨立人格,正常融入社會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再一個是政策倡導,我們連續五年寫政府提案,每年都得到回復。我覺得我們的策略很清晰:發現一個問題,尋找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然后再促進政策的改變,這樣才能夠幫助到更大范圍內的事實孤兒。

 

關于項目的發展路徑,我們是2011年啟動這個項目的,2015年得到了聯勸公益基金會的認可。現在很多伙伴機構走得比較急,不能沉淀下來,把項目做扎實再往前走,但我回想起來,那4年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給我們的項目打下了很好的基礎。2016年,中國扶貧基金會和阿里巴巴開始支持我們,給了技術,給了陪伴,包括對項目的梳理,我們就走得很穩;2018年事實孤兒項目加入了好公益平臺,開始了規模化的探索。2019年,我們聯合15個伙伴機構在湖南進行規模化推廣,一共幫扶了事實孤兒1538名。

 

我們為什么做規模化?第一,2018年我們把長沙的事實孤兒全覆蓋了,就往地、州、市走,但是推進得很困難。一個是我們沒有當地資源的動員能力,當地的企業、志愿者我們都不熟悉。另一個,跨區域執行的成本很高,比如張家界那么遠的地方,我去做發放、陪伴就很不現實。還有一種可能,也是很多機構都在做的,就是成立地方分會,但我沒有選擇的原因是,這樣管理成本會增高,風險也會增大。所以我們選擇了規模化。

 

規模化有四個必要的前提因素:第一,項目有完整可復制的體系,這一套東西一定要完善才能做好。第二,這個項目在當地開展確實有迫切的需要。比如事實孤兒在哪里都有。第三,這個機構要具備管理伙伴機構最基礎的能力,包括有一套規范管理的流程。第四,當地要有可執行的項目團隊。我們現在在湖南也沒有全覆蓋,當地有執行團隊的地方我們才做。


圖2.png

 

我們有自己選擇伙伴機構的標準。第一,要認同項目的服務理念,我們項目里有很多服務理念,比如孩子不論成績好壞,一律平等對待,這是教育公平的原則。第二,我們從來不讓孩子到臺上亮相,保護他們的尊嚴和隱私,所以這個理念很重要,是基礎。第二個部分,機構成立兩年以上,有基本執行項目的能力。第三要有穩定的核心團隊,至少有一名專職工作人員。第四,上一年度總收入超過20萬元,財務審計合格。


圖3.png

 

我們通過規模化的方式達到三個目標,第一,機構管理規范化,第二,項目執行專業化,第三,籌款能力得到提升。這樣機構未來才能夠合理地運行下去。這里面是有前后的邏輯關系,只有機構發展好了,規范了,才可能把項目執行好,只有把項目執行好了,成果能夠呈現的時候才能把籌款做好。所以機構規范化管理是第一位的。 


那我們是如何進行規模化的呢?2018年11月,我們開始做項目路演,有50家湖南當地的機構報名,然后我挨個走訪,選擇了20家進行集中培訓。之后又把湖南分為五個區域,每個區域的幾個伙伴機構再集中培訓一次。在集中培訓的時候每個伙伴機構只來了三個人,到這個區域培訓的時候,每個機構來20個人,五個機構一個區域,然后再針對這一百個人做培訓,希望每個機構有20個人認同這個理念的話就可以做得好。6月1日我們做了聯合籌款,暑假期間開展了3期麓山少年成長營的活動,9月我們又做了99聯合籌款。后來我們又做了一個交流會,關于存在的問題,明年我們要怎么做?最后就做了陪伴的培訓。這是我們全年的工作步驟。 


這是我們的籌款頁面,所有的機構,整體的風格都是一樣的。我們每個伙伴機構找了100個人,在朋友圈發動,把這個東西刷屏,這個項目就產生非常大的影響。子母項目上線后共同籌款,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另外,我們還拿到了海南成美慈善基金會的資金資助,我就把這筆錢當配套資金用來獎勵伙伴機構,鼓勵他們的積極性。第三就是全省的伙伴用統一的籌款文案、在統一時間進行傳播。


圖8.png


我們如何來衡量規模化的成效呢?可以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服務對象。從受益人數字上看,當時服務564個孩子,今年達到1538個,其中有60%是精準扶貧戶,我們做項目的時候是符合國家的政策。第二,在預防青少年犯罪方面,這1500多名孩子里,還沒有一個人走上犯罪道路。到今年止,我們有30個孩子考上了大學,50個孩子完成技能培訓參加了工作。我們認為,我們的項目是幫助孩子具有獨立人格,能融入社會獨立生活才是目的,資助只是手法,孩子未來能生活得很好,這才是項目真正的目標。


圖4.png

 

第二部分就是伙伴機構的成長,首先是機構管理更加規范。伙伴機構會有很多培訓,包括檔案、財務越來越規范。第二項目管理更加專業,包括服務理念、資料整理都有標準化的模板。第三,促進伙伴機構在當地的籌款能力提升,更重要一個是他們的意識提升,我們要有一個意識,你不是我們在當地搬運工,你們不要依靠我,你們應該自己學會技術、方法,未來沒有我們支持也能做得很好。最后就是品牌影響力的提升,通過這個項目獲得政府支持,項目執行中團隊志愿者人數增加。這個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未來隨著機構的規范化發展,所有的工作都必須是有人才能做好。


圖5.png


關于志愿者服務的理念,我們總結提煉出了12個字,這是我們走訪孩子、包括陪伴孩子的時候,從進門一直到離開的服務流程,這就涉及到很多的專業知識。還有一個就是伙伴機構一定要聯動傳播,大家形成品牌效應。再一個就是要文案創新,那么多公益機構,那么多項目,我們要讓別人記住你的項目和名字,為你籌款;所有伙伴機構學習在項目執行的時候進行復盤、總結,這樣才有利于我們發現問題并加以改進,這樣項目才會越來越好。


圖6.png


最后是關于規模化的反思。我提出了三個反思。第一,針對能力較弱的伙伴機構,我們是應該降低項目執行標準,還是中止合作?第二,成長陪伴的服務方式對事實孤兒的成長至關重要,但是公眾關注的往往是物質上的支持,對事實孤兒精神層面的支持意識不強,如何促進?第三,區、縣級公益機構專職人員缺乏、待遇較低、專業能力較弱、政府支持力度不強,如何改善?


對上面這三個我們在規模化中遇到的挑戰,我有一些自己觀點,供大家探討。首先,我認為項目執行的時候,面對一些能力相對較弱的伙伴,應該降低標準,而不是中止合作,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促進整個公益行業的發展。為什么?如果你把能力較弱的伙伴淘汰掉的話,只會讓公益領域強者更強,弱者更弱,這其實是不利于整個行業發展的。第二個問題,我們認為成長陪伴更重要,那就應該更多地促進企業,公眾了解成長陪伴的重要性。很多人認為資助就是目標,我認為不是,我認為最終培養孩子具有獨立的人格,能夠正常融入社會才是目標,資助只是手法。第三,只有機構發展好了,才能把項目做好,只有項目做好了,才能把籌款做好。我們一定要支持當地縣域伙伴機構的發展。我們明年預計設置伙伴機構專職人員補貼,讓伙伴機構做得更好,這樣項目才能有更好的發展。


圖7.png


最后,如果讓我用一句話來總結“規模化”,我認為:規模化就是以品牌項目為載體,推動縣域公益機構的發展,從而緩解當地的社會問題,這才是規模化真正的意義所在。謝謝大家!

(本文作者康勇忠,是長沙市岳麓區大愛無疆公益文化促進會秘書長,“逆風飛翔·事實孤兒同行計劃”發起人。)



平臺動畫 產品招募
湖北福彩精彩十分今天开奖结果